<form id="9xbp7"><nobr id="9xbp7"></nobr></form>

        <address id="9xbp7"><form id="9xbp7"><meter id="9xbp7"></meter></form></address>

                <address id="9xbp7"></address>

                    拉卡拉電簽版
                    您當前的位置:主頁 > 行業資訊 >

                    中國三代人的支付體驗變遷歷程

                    2022-02-19 來源:金融博覽 作者:中國銀聯

                      支付作為金融的重要一環,展現出了令世界驚嘆的中國速度、中國智慧,擘畫著支付為民的生動實踐,推動中國成為世界領先的電子支付市場。而這一市場,也成為移動互聯網、大數據、云計算、生物識別等新技術成果轉化的重要試驗場,以巨大的能量,推動著社會的發展進步和人民生活水平的不斷提高。

                      1、祖輩的支付:資源競逐的時代

                      我的祖輩出生在20世紀30年代資源匱乏的艱苦年代。那時候,對于大多數普通百姓來說,“支付”的作用僅在于滿足溫飽。在“錢”還不足以支付生活成本的年月里,原始的“以物易物”依然以多種形式存在著。

                      解放前后,一窮二白的國家正百廢待興,百姓生活自然是困難重重。奶奶上初中的時候繳不起學費,曾祖母不惜廉價變賣房產,或拿陪嫁的首飾、瓷器抵用支付孩子們每月的學費和生活費,價值上的嚴重不對等沒有動搖“知識改變命運”的決心。而奶奶剛參加工作的時候,作為小學教師,每月工資僅6.5元人民幣。在“三年困難時期”,有時拿錢也買不到東西,甚至學校財務吃緊只能拿學生交上來抵作學費的物品當作工資發給教師。不久前,奶奶的學生們登門造訪,提到當年老人家想方設法為他們減免每學期2塊錢的學費,依然感激涕零。

                      20世紀60年代,工資收入逐漸提升,奶奶一個月工資漲到22元,但維持全家的基本生活依然捉襟見肘,一件棉服要分兩次購買,上個月的結余買內膽,下個月再精打細算買罩衣。資源競逐的大背景下,艱苦的條件也激發出人們的智慧,展現出人性的善良與溫存,“支付”成為一種人們共渡難關、相濡以沫的形式。

                      比如,二十世紀六七十年代,祖輩這代人流行的“打平伙”,大致相當于如今的“AA制”。奶奶說,有時同事們集中辦公晚了,就各自拿點錢出來買點東西(一般也就是幾分錢一塊的燒餅)打個牙祭,因為那時候讓誰單獨請客都不現實。富裕一點的年輕人會“打平伙”買“高級餅干”(相當于如今的零食糕點)吃,這在當時可不多見,總是引來一陣羨慕。另外,民間還出現了熟人之間“借貸”的雛形——“拉匯”。具體而言,幾個經濟狀況相當、有一定償付能力的人協商好,這月張三家有特殊情況需要用大錢,大家就把錢集中起來給張三,下個月李四家要用錢再使用同樣做法,并且誰當月集中用錢,誰就請大家吃個飯,喝酒聚餐,苦中作樂,抱團取暖,勤勞質樸的中國人民不斷進行著最初的財富積累。

                      隨著人民生活水平的逐漸提升,“票證經濟”在較長一段時間內成為了我國經濟的主旋律。“支付”依然是奢侈的,因為它不僅需要足夠的對價,也要擁有資源分配的憑證。

                      票證經濟是我國在計劃經濟體制下推行的一種由國家統一分配物資、人民憑票購買的指令性計劃經濟,1955年之后在我國全面推行。在祖輩及父輩的記憶里,《你好,李煥英》開頭搶電視的場景,每天都在現實生活中上演一買電視需要珍貴的電視票,限量供應,數量稀有。那時最神氣、最令人羨慕的“金飯碗”之一可能就當屬商業供銷部門的工作人員,因為他們手中“主宰”著資源調配權。

                      和電影中的情節一樣,為了方便了解國家大事,70年代末,爺爺千方百計得到一張電視機票,在周圍人群中第一個購買了一臺17英寸“三元牌”黑白電視機,成就了左鄰右舍茶余飯后爭相搶位的娛樂活動。

                      一直到我幼年時期,還通過這臺電視看完了《新白娘子傳奇軋除了電視機這種當時的高檔消費品,日常的柴米油鹽、鍋碗瓢盆,無不是憑票供應,票證也就成為“支付”的必備品,甚至還有“半錢油票…‘一錢肉票”等小面額票證,沒有票便無法生活。拿著票去集中大采購,可以說是當年爺爺奶奶、爸爸媽媽工作之余最開心的事情了。作為相對通貨,家里多出來的糧票、布票還可以用來換購其他生活用品。據爸爸說,我出生之后的洗澡盆、小面盆等,也都是用票證置換回來的。

                      票證經濟下,精打細算的生活影響了幾代人的消費觀念——長期以來,中國人喜歡存錢“聚財”,而不喜歡提前消費。二十世紀八九十年代,家家戶戶精打細算之后的結余,一般都會在銀行辦個“零存整取”的折子。爸爸剛參加工作時每月工資34塊5角,扣除每月生活開支,到1987年結婚時共存了1800元,加上父母的資助,操辦了一場在那時可算得上是相當豪華的婚禮。“萬元戶”那更是鳳毛麟角遠近聞名了。

                      改革開放初期,人們流行南下買黃金,以實現財富的保值增值。爺爺也曾三赴深圳,在中英街購買了價值不菲的黃金。當時,中英街的黃金價格還是相當有吸引力的。

                      資源竟逐的時代,“支付”對于祖輩來說是一個相對陌生的概念,但卻在人們長期的奮力生活與社會主義建設實踐中,逐漸體現出它的價值。

                    中國銀聯

                      2、父輩的支付:效率競逐的時代

                      1993年,糧票、油票停用,長達近40年的“票證經濟”退出歷史舞臺,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闊步走向物質豐富、繁榮多彩的新階段。

                      我對90年代支付的記憶集中在上海南京東路商場的收銀臺前。那時,去南京東路買衣服,幾乎成了“江浙滬”們節假日最潮流的休閑方式。這里有最時尚的款式、最優惠的折扣、最高端大氣的購物環境。印象中每到節假日,各家商場都摩肩接踵、熱鬧非凡。

                      為了“搶”到心儀的美衣美物,我們一家三口習慣默契地“分工”——媽媽自然是柜臺試衣的主角,爸爸則負責提前去五樓男裝樓層的收銀臺排隊(購買男裝的隊伍往往人較少),而我則負責在樓層間穿梭——幫媽媽做好參謀、選定衣服后,上樓把開好的票交到爸爸手上。當然,六樓七樓的童裝柜臺和游樂設施也是我必定光臨的場所。

                      盡管現在看來,這樣的購物和支付場景儼然過時甚至絕跡了,但在當時,收銀臺前的長隊里也悄悄涌動著令人眼前一亮的時髦元素,那便是銀行卡。從20世紀90年代開始,不少銀行已經開始發行銀行卡。

                      排在前后都是現金支付的隊伍里,一句“我刷卡”往往顯得驕傲而引人注目。而收銀臺,也逐漸擺滿了各式各樣的POS機。記得1996年,爸爸辦了一張建設銀行的龍卡后,便常常使用刷卡支付。

                      但是,畢竟不是全國各地都像上海南京東路的商場一樣,具備優質的受理環境——好不容易辦了張銀行卡,但很多地方并沒有POS機,有的商店里沒有相應銀行的POS機,成為電子支付發展的重要掣肘。

                      所以,到20世紀90年代末,只有為數不多的商務人士和機關事業單位人員以及初生代卡友使用銀行卡。

                      銀行卡的普及得益于2002年中國自有銀行卡組織——中國銀聯的誕生。銀聯將各家銀行的網絡合并統一,實現“聯網通用”,為我國電子支付的飛速發展創造了條件。在銀聯成立之前,A銀行的卡只能在A銀行的POS機上刷,而銀聯成立之后,A銀行的卡可以在任何一家銀行的POS機上使用,支付效率大大提升。柜臺的“一柜多機”逐漸成了“一柜一機”,銀行卡從“時興之物”變成了人們的日常支付工具,收銀臺的隊伍逐漸縮短,銀行卡消費也實現直線式迅速增長。

                      真正讓收銀臺隊伍消失的,是線上購物平臺的迅速興起。媽媽第一次嘗試網上購物,是在2008年單位工會活動中,那時為買合適的道具犯了難。在年輕同事的推薦下,她驚嘆于還能有如此便捷高效的購物方式——可根據個性化的需求搜索商品,隨看隨買,還能“江浙滬包郵”,效率成為它無可替代的優勢。

                      自此,網購成為不少“媽媽”們茶余飯后的專寵。而伴隨線上購物興起的,則是如雨后春筍般涌現的線上支付、移動支付方式。如今,八十多歲的爺爺奶奶也已深諳網購之道。

                      隨著智能手機的應用,支付呈現出百花齊放的新形勢。收銀臺雖然少了長長的隊伍,但多了各種各樣的標識——綠色的微信支付、紅色的銀聯支付、藍色的支付寶,從現金到銀行卡,從掃碼到各種生物識別支付技術,人們可以根據自己的喜好自主選擇支付的方式,“誰好用、就用誰”的效率競逐模式在我國支付市場悄然鋪開。轉賬匯款、春節紅包、水電煤公繳等線上支付,也悉數進入“秒付”時代。

                      全國使用電子支付的成年人比例為85.37%,農村地區使用電子支付的成年人比例為76.21%,人民銀行發布的{2019年中國普惠金融指標分析報告》,為中國飛速發展的支付市場記錄下了重要的節點。小小的收銀臺,就像支付產業迅速發展具體而微的縮影,映照出了人民生活不斷向上向善的全新面貌。

                      3、我的支付:體驗競逐的時代

                      結束了一天忙碌而充實的工作,回到自己的小家窩在沙發里,“寶寶”們打開手機,將人世間的得意失意、工作中的順境逆境、情場里的溫柔悲傷,以治愈性購物+網絡社交的方式,投進一場場轟轟烈烈的直播購物,將原本繁華的“南京東路商場收銀臺”搬進薇婭、李佳琦們的直播問里,支付新世界的大幕徐徐拉開。這便是我所處的支付時代。

                      通過直播購物里主播們的詳細介紹,人們不僅可以近距離觀摩商品的試用體驗,節約選品時間和購買成本,還可以同步實現社交、扶貧、娛樂、教育等多種社會需求。支付,這一消費中小小的環節,在引人入勝的沉浸式體驗中變得自然而溫情,讓新業態的試水者們賺了個盆滿缽滿。各大平臺紛紛轉型,各路明星加盟帶貨,“宅經濟”展現出了蓬勃的生命力。

                      與線上購物相對應,線下移動支付的體驗也不斷躍升,甚至帶來了人們消費習慣及生活方式的改變——女司機再也不用擔心停車夠不著“取卡機”,停車場已基本可以實現無感支付或掃碼支付;多地地鐵、景點實現NFC刷手機自動扣款過閘,揮一揮手機便暢行無阻;在阿里、京東、蘇寧等線下無人超市,顧客只需“刷臉”購物,APP自動扣款顛覆傳統……金融科技帶來的場景化、智能化支付服務水平不斷躍升,讓體驗成為這個時代支付競逐的標桿,并通過人們對體驗的孜孜追求,不斷重塑業態、重構生活、反哺社會。

                      4、支付的初心與使命

                      外則鼎新,內則歸本。“亂花漸欲迷人眼”的體驗背后,是支付產業始終如一的提升人民幸福感的初心。

                      全國人民對支付最深切的體驗,可能就在不久前的新冠肺炎疫情期間。“不見面菜籃子”在各地涌現,老百姓在手機上下單支付,不出門就可以買到新鮮的肉蛋蔬菜;外賣快遞“無接觸配送”有條不紊鋪開,全民隔離秩序井然;各金融機構利用網上銀行、手機銀行等渠道全天候為客戶提供在線金融投資、生活繳費、網上購物等多項服務,在線理財掀起新熱潮……這些令世界刮目相看的“硬核技術”,都離不開金融科技飛速發展的大背景下,我國移動支付和電子商務體系的建立與普及,以及在支付服務的深度滲透下各類生活服務閉環的悉心構建。小小的支付,讓人們深切感受到了祖國的強大與溫暖。

                      我國支付產業的飛速發展不僅帶來了特殊時期應對困難的底氣,更在扶貧領域大放異彩,幫助人們跨越城鄉差距的鴻溝。直播扶貧已成為時下耳目一新的“新農活”。不少平臺、企業巧用流量紅利,將線上直播新業態與扶貧攻堅有機結合,打通供需兩側,挖掘潛在消費市場,拓寬扶貧產品與服務的展示、銷售與推廣渠道,緩解農產品滯銷問題,助力貧困地區農民脫貧增收。除了直播扶貧,圍繞支付,一系列惠農服務如雨后春筍般涌現——大漠草原上的惠農服務站,幫助農民便捷完成轉賬取款、公共繳費等服務;完整的物流、數據流幫助大量中小農戶獲得了人生中的第一筆貸款;智能手機應用的普及也讓看病、上學、購物都不再有困擾。

                      支付的發展也伴隨著我國國際地位的提升,把“南京東路的商場收銀臺”搬到了世界各地。國人出境旅游、留學,往往一下飛機,中國支付的各類宣傳、優惠海報總是第一時問映入眼簾,行之所至,中國的支付服務都能無縫銜接。支付服務的便捷,讓國人切實感受到祖國綜合國力的強盛,幫助國人行得更遠。

                      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之前,每年的“十一”黃金周、春節以及寒暑假旅游高峰,世界各地商家都會為迎接中國游客的到來進入忙季。在法國,購物天堂河谷購物村、老佛爺、春天百貨等,家家門店配上了中文店員,提供支付寶優惠和手機退稅服務。不少外國人也加入了使用中國支付的行列。

                      銀聯數據顯示,銀聯受理網絡已延伸至180個國家和地區,境內外受理總商戶數達到5500萬,超過半數國家和地區已支持銀聯移動支付服務。英國知名咨詢機構RBR報告稱,銀聯已成為全球受理最廣泛的卡品牌。中國支付走出去的同時,人民幣國際化駛上高速公路。人民幣跨境支付系統(CIPS)的最新數據顯示,CIPS吸引了44家境內外直接參與者、1127家間接參與者。

                      今年,我們還將迎來“一帶一路”倡議提出八周年。“一帶一路”建設倡議提出以來,得到了國際社會的廣泛認同。截至2021年1月,中國已同140個國家和31個國際組織簽署205份共建“一帶一路”合作文件,“一帶一路”已成為全球最大的國際合作平臺。而支付顯然已成為“一帶一路”的前哨站、連心橋。

                      境外62個國家和地區已累積發行銀聯卡超過1.4億張,近70%位于“一帶一路”沿線,東盟10國全部發行了銀聯卡。隨著本地化進程不斷加速,中國支付與境外支付產業的發卡合作還從業務層面上升到技術標準層面,走出去的步伐不斷加快。

                      2021年5月,數字人民幣建設取得新進展,正式打通支付寶渠道。伴隨區塊鏈技術的應用,“支付”變得更加可追溯,洗錢、電子詐騙等套路將無處遁形。

                      紙幣雖然還將長期存在,但傳統ATM等或將逐步退出歷史舞臺,現金鈔箱、武裝押運等高成本的運營模式都將改變。支付,又將走入一個全新的時代,帶給人們全新的體驗。

                      當然,在社會生活的方方面面,追求體驗本身也將面臨螺旋式上升的過程,支付也不例外。技術瞬息萬變,觀念加速迭代,體驗也會面臨試錯。當直播購物萬人空巷但質量良莠不齊、當“刷臉支付”出現安全性漏洞、當曾經豪華氣派的實體商戶空空落落,業內外也會產生迷茫,未來支付產業發展的方向在哪里?

                    <form id="9xbp7"><nobr id="9xbp7"></nobr></form>

                          <address id="9xbp7"><form id="9xbp7"><meter id="9xbp7"></meter></form></address>

                                  <address id="9xbp7"></address>

                                      69xxxx妺妺窝人体色www看美女,久久99国产精品久久99果冻传媒,国产精品免费久久久久久蜜桃,国产精品宾馆在线精品酒店 国产激情久久久久影院老熟女免费| 老熟女bbw搡bbbb搡| 亚洲色精品三区二区一区| 精品国产乱码一区二区三区| chinese小男生gay男男网站| 丁香婷婷色五月激情综合深爱| 加勒比色综合久久久久久久久| 风韵犹存69式沙发| 羞羞漫画在线观看| 国产在线喷浆|